《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转帖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内容简介
本文取材于《我的千岁寒》,《我的千岁寒》取材于《六祖坛经》,所以本文二手取材于《六祖坛经》。本文描写了六祖慧能老师从一个唐朝小屁孩儿成长为一代宗师的过程。

第一章

唐朝咸亨元年(距六祖慧能成为一名僧人还有2年,距北京举办奥运会还有1238年,距Google在中国变成“谷歌”还有1236年,距北京消灭堵车还有一万年)的一天,禅宗大师五祖弘忍坐在湖北黄梅的寺院里闭目养神,身边的桌案上摆着两本经书,一本是《时间简史》,一本是《中学物理》。

一个小和尚风风火火地跑进屋子,险些把五祖撞倒。五祖“啪”地一声就给丫一个大嘴巴。
“师父,您怎么打人啊?”
“按照牛顿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原理,其实你也打了我。”五祖喝了一口茶说:“有屁快放。”
“是这样的,门口有一帮记者要参加今天的讲经会。” “众生平等,让他们进来吧。”
“您就不怕他们又拿那些不靠谱的问题烦您?”
“能量守恒,有我恶心他们的时候。”五祖说罢忽然得意地笑了起来,脸上堆满皱纹,一秒中后忽然收起笑容,恢复成刚才苦大仇深的表情。

一个时辰过后,五祖讲经的时候到了。上百个光头和尚在台下席地而坐,后面有一群记者正忙活着架摄像机什么的。空空的台上立着一个麦克风。
一个女主持人臊眉搭眼地走上台来,深情款款地对大家说:“下面有请著名禅宗大师,五祖弘忍先生为我们做精彩的报告!大家掌声欢迎!”
随着台下的掌声,五祖身披袈裟,拖着胖胖的身子走上台来,一路向大家频频招手,走到麦克风前就说起了开场白:“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是大和尚!”台下又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有些特别兴奋的还喊着:“咦??!”。

五祖笑眯眯地向大家拱了拱手,身后早有工作人员送上一把椅子。五祖在椅子上坐下来,调整了半天姿势,还是觉得不舒服,又站了起来:“干脆,今天我站着讲!”
“咦??!”台下又是一阵欢呼。 “我们这个禅宗啊,讲究四个字
五祖等群众安静下来后娓娓道来:“大家说哪四个字啊?” “说学逗唱!”台下有人搭腔。
“不对!”五祖斩钉截铁地否定了这个答案,然后和蔼地说:“正确答案是??八荣八耻。大家还记得是哪八荣哪八耻吗?忘记了也没关系,可以登录我的博客查询,网址是:
http://paingaingavin.spaces.live.com。我建议大家通过RSS的方式订阅我的Blog。”

五祖沉默片刻,给大家足够时间记录网址,然后又铿锵有力地对着麦克风说:“别我一个人在这儿聊啊,大家也都谈谈嘛。同学们有什么思想疑惑什么的,都可以聊聊,都可以聊聊。”

“师父,我有一个问题!”一个小和尚举手站了起来:“冰变成水最快的方法是什么?” “去掉两点水就行了。”五祖答到。
又有一个和尚问:“在一次考试中,一对同桌交了一模一样的考卷,但老师认为他们肯定没有做弊,这是为什么? ”
“他们都交了白卷。”
又有一个和尚问:“七分生的牛排见了八分生的牛排为什么不打招呼?” “因为他们不熟。”
又有一个和尚问:“书店买不到的书是什么书?” “秘书。”
又有一个和尚问:“我投身佛门,发奋苦修,可老有些俗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我该怎么办?” “走自己的路,让他们打车去吧!”
又有一个和尚问:“我想研究经书,但平时很忙,老也抽不出时间,我该怎么办?” “时间就像乳沟一样,挤一挤总还是有的。”
又有一个和尚问:“中国足球队打入世界杯十强了,我该怎么办?” “给自己一个嘴巴,让自己别做梦了。”
又有一个和尚问:“美国人老瞧不起咱中国人怎么办?” “移民美国,生个孩子,让丫入美国籍,你就成美国人他爹了。”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五祖和他的弟子们展开了热火朝天的思想交流。一个时辰过去了,又一个时辰过去了,旁听的记者们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有工作人员走到台上在五祖耳边耳语几句,五祖点了点头,对台下的弟子说:“我看兄弟们今天先散了吧。有一些媒体的朋友还在等着采访我。锁定这个频道,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弟子们纷纷散去,记者们你推我搡地围到台前。一个女记者率先发问了:“弘忍大师您好,我是《农村读书报》的记者,听说您最近将同时出版两本书,能不能在这里给我们透露一些细节?”
五祖对着面前一排手榴弹似的贴满各个媒体标签的麦克风说:“你了解的情况没错。我今年是有两本书要出版。都酝酿了很久,酝酿了很久。一本是励志类的书,主要是用来鼓励丰胸失败的女青年的,书名叫《世界是平的》。另一本专业性比较强,是一本动物学著作,其实是我多年来研究大尾巴狼的科学论文,书名叫《长尾理论》。”
“好期待呦!”女记者谄媚地说。
另一个女记者挤到人群前面,兴致勃勃地问刚要发问,却被五祖打断了。五祖气愤地质问她:“我认识你。那天我上《强强三人行》你是不是也在现场?你为什么把我的私人谈话登到你们报纸上去啦?我当时说杨贵妃嫁给唐明皇是她嫁了一骗子,那是私人谈话,你懂吗?”五祖越说越气愤,开始一边摞胳膊挽袖子一边原地转圈儿:“搞得我还得给人家杨贵妃道歉!人杨贵妃是我的偶像你懂吗?我是她的粉丝!你们追过星吗你们!”
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人群中一个男子出来用提问的方式打破僵局:“五祖先生您好!我是中央电视台《艺术人参》节目的主持人朱晕。我在这里首先想问您一个私人问题:家父还健在吗?”
“你爹的死活我他妈怎么知道?”五祖的气还没有消。 朱晕没有退缩,继续问下一个问题:“请问您对我们央视的节目怎么看?”
“傻逼。”五祖答道。 “那您对我主持的《艺术人参》节目怎么看?” “傻逼中的战斗逼。”五祖答道。 朱晕默默地退了下去。
五祖的情绪逐渐好转。一个带眼镜的记者趁机发问:“五祖先生,听说您现在正考虑退休,广大观众都很关心您的接班人,也就是六祖,的人选问题。我想请问您是不是已经有了初步的人选?”
“Good
Question。”五祖说,“噢,对不起,刚才溜出一句英语,大意是夸你的问题靠谱。关于接伴人问题,这确实是我们寺院以致整个佛教界、宗教界、甚至博客界关心的问题。这也是一个我们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那您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我们准备通过选秀的形式来发现人才。我们准备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海选,全国设几大赛区:成都赛区、广州赛区、杭州赛区、长沙赛区等等,还有本寺的中央赛区。”
“通过海选寻找六祖会不会是一件很费时间的事情呢?”记者问。
“肯定很费时间。肯定很费时间。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N年。不过我们不怕,我们相信六祖很快就能找到。我们的口号就是:‘快了!快了!’。对了,我们这次活动的名字就叫‘快了男生’。和尚嘛,只能找男生。”

于是记者们又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询问一些关于“快了男生”的问题。一个时辰过去了,又一个时辰过去了,最后天都快黑了,记者们都想不出什么问题可问了,但大家仍不愿意离去,在那里傻站着。
一个庙里雇来的粉刷讲台的民工已经等了好几个时辰,现在也等不及了,当着记者的面就提着一筒红油漆开始粉刷讲台。
“五祖先生,请问他是谁?”一个记者指着面带忠厚的民工问。
五祖看了看说:“他是我们请来的一个刷漆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叫张艺谋。” “请问您对张艺谋怎么看?”一个记者没话找话。
“张艺谋?张艺谋就他妈是个搞装修的。”五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