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现代主义哲学问题

  伽达默尔、哈贝马斯让整个第三世界变得胆小,而德里达则鼓励我们大胆,将小心谨慎丢回给德国。从此我们只崇拜创造,而对所有的批评论证都保持警惕。让创造性诠释出现在社会学、历史、文学、政治学、教育学中。

  猜作者意图(诠释)是学后现代哲学最重要的工作。
  罗蒂是公开这么做的一个代表,所以他在文学圈子非常受尊重。美国的哲学圈是现代的,文学圈是后现代的。哲学圈的人非常排斥罗蒂。罗蒂的《后哲学文化》是我们接触后现代哲学的一个好途径。读后现代哲学要大量阅读历史书,看看福柯、德里达作品就知道了。

  
  伽达默尔说“谁开口说话,都想得到人们理解。要不然,他既不会说也不会写。” 德里达不同意这话。    
  这是后现代很关键的解释与理解的问题。     
  德里达对这句话的回答是一个问题,理解的前提条件是一种不断扩张的和睦关系还是“一种和睦关系的中断,一种中断的和睦关系,对所有交往的终止”。

    
  这里面伽达默尔好像主张解释学意义上理解场景连续扩大,而德里达解构主义认为理解是不连续的重新建构。

  伽达默尔的观点通俗一点说就是,对一个人的思想我是否能够彻底理解,即使现在还没有完成理解将来也不会完成理解,但被理解物背后存在支配性的东西支配理解过程。

    
  伽达默尔在德法论战中举海德格尔花几十年逐渐理解尼采作为例子。但我说他的例子非常不恰当,因为海理解的你才是非常错误的,很教条。这一点看起来很像形而上学思维。

  
  德里达的解构的理解方式采用例外一种模式,“部分通过无限的转喻而对被理解的整体加以涵盖”。我在德里达的原话里加了词以便于理解。

  更通俗一点,这完全是我说的,因为大哲学家都不肯冒这个错误的风险。德里达的解构代表,我们头脑中有一个现成的理解结构,当加入新的内容时,这个结构就变了,也就是形成了一个新的结构,这不就是解构吗?既然不存在一个外在的支配理解的总体,那么游戏的理解方式就是我们唯一选择的。

    
  关键勘误,“这就是后现代一切都是问的精要了”问是文本,这要错了,就不通了。
    
  德里达在德法论战中还说“不要保护。让我们保护自己不受保护。
  不过,德里达理解方式,是一种没有保障的理解。
        
  伽达默尔的理解有一个解释学循环的帮助,他还强调误解在理解中的作用。
        
  其实,这就是后现代告诉我们的让人无奈的事情。伽达默尔无论怎么论证都不会影响真正的理解过程,既然没有保证客观理解的方法,那么论证有客观理解的可能,其实就是形而上学。既然两者是同样的理解行为,那么解构就是一个更谨慎的态度,这影响了现在的学术,使现在的学术处在全面的动摇计划之中。为什么会从文本的理解过渡研究社会的学术,这就是后现代一切都是文本的精要了,在这个原则下,关于文本讨论的理解话题就自然过渡到学术研究。

  
  德法论战表明了德里达关于解构与解释学的关系。结构几乎是德里达自己的。
    
  他的另一个支点是LOGOS中心主义批判,这个是后现代共享的。
  和反理性主义,反基础主义,反本质主义是一致的。反LOGOS中心主义在意义上几乎涵盖后面三种,所以德里达还是很聪明。
  
  心情好,再说两句,在以上三反中,反本质主义是核心,本质不被承认存在之后,知识的基础之说也不成立了,所以基础的基础的学说也就不被承认了;既然任何学说都不来自事务本质,那么理性的规划也就是胡说八道了,只能产生大屠杀。

    
  不过一定要注意,德里达解构的是社会结构.上面的解构是我根据皮亚杰的结构主义发挥的,用在德法论战里正合适.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