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周的私房电影排行榜总榜——第一位

周周最喜欢的电影非Guillermo del Toro的《Pan’s Labyrinth》莫属。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童话。
现实是残酷的,才更让我们期待童话的美好。

《Pan’s Labyrinth》中存在两个平行的世界,地上的现实世界和地下的童话世界。
地下与地上,被地面分割开来,就如同理想与现实因人心而分开。
《Pan’s Labyrinth》的童话世界并不是哄小孩子的纯洁烂漫的唯美世界,而是杂糅了黑暗和神秘的魔幻世界。
《Pan’s Labyrinth》的现实则更加残酷,残酷到本来也许也会被归为残酷的魔幻世界突然间竟变得如此的美好和可爱起来。

很羡慕Ofelia,不只是因为她拥有爱她的人,更因为她拥有梦想。
无论梦想最终能否实现,梦想已然存在。
《Pan’s Labyrinth》不是一部悲剧,而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
鲁迅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了给人看。
而剧中,被摧毁的只是法西斯,美好的Ofelia不死。

农牧神,Pan神,也就是传说中的摩羯座,在剧中很神秘、琢磨不透,但是却很可爱。
Pale man情节的出现,把《Pan’s Labyrinth》的神秘之光推向极致。

而她的音乐蛊惑不安,萦绕不去。
贯穿首尾的摇篮曲Long times ago 这首摇篮曲的吟唱,可谓是影片的灵魂,唯美空灵、直入人心。
它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影片开头,伴着摇篮曲的响起,女孩死亡时的鲜血倒流,为我们带来讲述故事的前提;
第二次是影片中间,被赶出母亲卧室的Ofelia依偎在女管家的怀中靠一首摇篮曲寻找安慰;
最后一次是Ofelia中枪后,女管家用它送她最后一程。而影片中不少地方的音乐也是以这首摇篮曲做蓝本的。

画面也是如此,色彩构图都美丽却充满了怔仲不安。
不得不提的是极具真实感的行刑和杀人场景,人被枪杀那一刻的血肉横飞可以说是一种完美。
Vidal对着镜子,张开嘴,观察这个脸上的豁口,不啻为影像奇观。

此刻的我,想要的就是Ofelia的那支粉笔,
用它在我房间的墙壁上画出一道门,一道暂时可以离开肮脏的现实通往那个魔幻世界的入口。

 

 

 

转两篇影评
—————————————————————————–

《现在的童话都走阴暗路线》

  刚看的《潘神的迷宫》,强烈建议各位文青观摩。什么机位镜头我自是不懂,那些起码要看了2、3遍才能有所总结,我就简单说说看了一遍后的想法。

  
  首先千万别把这片子当成童话或者魔幻什么的去看,你会失望的。虽然中途有一些貌似很能吸引人的特效制作,但是本质上这是一部很阴暗很沉重的电影啊。

  
  在我们看过《哈利波特》《纳尼亚》等等之后,我们自然愿意相信奥菲丽娅是真的看到了潘神,愿意相信是潘神的曼德拉草根使她妈妈逐渐恢复,愿意相信有一只神奇的粉笔可以让石墙变成门……但是一切都只是我们愿意去相信而已。妈妈伤心的把曼德拉草扔进火炉,也把我的一相情愿烧毁。最后出现在镜头里那依然存在的粉笔印记;华丽宫殿后奥菲丽娅轻轻的停止了呼吸;依然枯萎的无花果树……其实一切都只是她的幻想而已。

  
  是的,就只是她的幻想,从一开始她就编织起自己的世界起来。要叫一个陌生的人为爸爸;要离开生活已久的城市去到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军营中。她害怕面对这些事情,她开始想象起会有一个没有烦恼和战争的国度,于是在路边随意踩到的石头就是她幻想的开始:奥菲丽娅回到车里告诉妈妈她看到了一个精灵。

  
  随着对上尉的恐惧感增加,妈妈显得越来越虚弱,她的幻想就更疯狂了:潘神出现了,告诉自己其实自己是地下王国的公主,自己有一个是国王的父亲。地下王国是什么意思?她不想去了解,她只要让自己逃离现在这个可怕的环境,有一个不那么可怕的父亲,于是奥菲丽娅决定接受潘神的挑战,去完成3个任务。

  
  仔细看看前两个任务,其实就是电影中,梅塞德丝这个卧底的行动投影:奥菲丽娅一开始用虫子骗过了大蟾蜍,成功的把三个魔法石放进了它的嘴里然后拿到了钥匙,而这个钥匙,就是仓库的钥匙:梅塞德丝获取了上尉的信任,使自己能够继续为游击队提供帮助。而后,奥菲丽娅用钥匙找到了匕首,但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被专吃小孩的恶魔发现了。于是梅塞德丝的卧底身份被揭穿。一如奥菲丽娅逃脱了恶魔,梅塞德丝也获救。梅塞德丝走后,奥菲丽娅已经没有谁可以信任,妈妈因为生产死了,绝望之际潘神再次出现,答应再给她一次机会。其实这也只是她自己给自己机会:把刚出生的弟弟带进迷宫。为什么要带上她的弟弟?因为在她看来,弟弟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了。

  
  全片我唯一的疑惑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奥菲丽娅不让潘神取两滴血呢?难道只是为了拖延一点时间好让上尉发现她?期待专家解答。
  
  奥菲丽娅被上尉一枪打在肚子上,奄奄一息时,仿佛看到了地下王国,一个慈祥的父亲,还有自己去世了的妈妈。潘神走出来,告诉她其实她没有做错,她通过了考验……我真希望一切就停止在这里。可是导演没有给观众一点机会:镜头切换,在做完临死前的这些幻想后,奥菲丽娅微笑着停止了呼吸。而她曾经钻进去过的枯树,依然毫无生机。

  
  导演让两线并行,只让残酷的显得更残酷,美好的更不堪一击。
  
  说一下片子的几个特色
  
  第一是色彩:现实军营中,阴暗、阴冷、阴郁……反正和阴字有关的都可以上,而在奥菲丽娅的幻想世界里,则是温暖的金黄色,就连丑陋的蟾蜍窝,也是暖暖的感觉。

  
  第二是暴力特写:相信看过的人不会忘记下面几个镜头:用铁棍在人脸上乱戳;被打变形的手;快腐烂的腿;还有最经典的用针线缝合自己脸上的伤口……所以说啊,这怎么能带小孩子一起看呢?你们还真以为是小女孩大战魔王最后胜利的烧钱特效片啊?

  
  第三是两线并行:很多评论说这两线交叉太少,有点说不过去。但是其实有些时候现实和幻象也不一定非要一一对应吧。反正我觉得如果真的很精确的对应的话,那实在是太傻气了……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非常不错的电影,看完后让我想起两个事情。第一个是安徒生的《卖女孩的小火柴》(反过来,谢谢),三根火柴就是三个任务,最后她去了最幸福的地方,然后第二天人们发现她冻死在街头。第二个是Terry
Gilliam的Tideland,同样也是很不童话的童话,大家可以比较收看。

dyingchild

—————————————————————————–

绝对不只是一部半个童话的电影–《潘神的迷宫》

  首先请允许我先抒解一下我XXX绪–蹲到地上,低头,含胸,握拳,然后用力站起,双臂往天空伸展——俄的神啊,实在是太灵光啦!

  
  鉴于我一贯对魔幻主义风格的偏爱,光是影片的名字就够让我流口水的啦。潘神,潘神是啥?潘神同学在希腊神话里一向以荒淫好色著称,并且因为其相貌丑陋每每被仙女姐姐拒绝,潘神的迷宫?莫不是将潘神将仙女姐姐禁锢在迷宫中,然后————-口水———-这就是拒绝在观影之前看任何介绍的下场!

  
  一
  
  首先我想澄清一个概念,至少在我个人头脑中,童话跟魔幻主义是完全不搭嘎的事情。童话都是编给小孩子听的,要充分考虑到脆弱幼嫩心灵的接受程度,而魔幻主义(常常称作魔幻现实主义)是给大人看的,它以夸张的手段放大现实中某些荒谬的逻辑和现象,其结果是,比现实更为真实。论其大佬的位置,莫过于《百年孤独》一书,你很难说这本书是一个童话故事,或是与现实毫不相关,他简直是一本另类的剑桥墨西哥史,只是比枯燥的史料好看一百倍。

  
  再一点还要讲到墨西哥(虽然故事发生在西班牙,但导演是墨西哥人)这个特别的民族,虽然现代墨西哥大约有93%的人都是信奉天主教的,但这是殖民主义的流毒,当年的玛雅文化可是标准的多神论,不但多神,似乎所有的玛雅人都与神相处融洽似的(仿佛古希腊人),神和人的距离不太明显,似乎每家后院都藏着有个啥鬼啥怪,根本不象基督教那些傻孩子,动不动就圣迹,就瞻仰,就膜拜的。

  
  如果我的这二个看法站得住脚的话,就可以解决很多人无法理解《潘神的迷宫》中两条线索并进,但彼此没有什么交待,情节上交叉也不多的状况。在我看来,潘神这条线索,根本是一个巨大的隐喻,它似乎是一个另类的评论者,在电影的中间,不断地对现实毫不留情地讽刺,这也正是这部电影最绝的部分。

  
  首先,奥菲利亚在去营地的途中,捡起那个神像的残部是它的眼睛。眼睛!她把神像的眼睛归位了,让你想到什么了呢?其次,导致古树枯死的蛤蟆,肮脏,贪婪。一个巨大的充满粘液污秽(赞一下美工,500万预算竟然做得这么逼真,原来500不用堆菊花台的啊?!#)丑陋的蛤蟆,一颗本来郁郁(影片最后很超现实得开出洁白的小花)的大树却在蛤蟆的寄生下枯死,本片发生在弗朗哥独裁下的西班牙,这又能联想到什么呢?杀死蛤蟆之后,拿到金钥匙,金钥匙开启的门,可以拿到一把锋利的匕首。第二关任务里,壁画上全部是怪物各种杀人的场面,奢侈的餐桌和盛宴,潘神再三警告不要吃那里的东西(不要受物质的诱惑),第三关任务里,非常具象征性意义的孩子(一半是魔鬼一半是仙女血统的孩子),为了保护这个新生的孩子奥菲利亚宁愿牺牲自己。Vidal把这个孩子交给
Mercedes时,请求她将来告诉孩子他父亲的死亡时间(仇恨的延续?法西斯死灰复燃?),但是Mercedes坚决地回绝了他。

  
  另外,片子中多次提到“父亲”这个概念,奥菲利亚的生母已开始要她叫“父亲”,后来又要求她“服从”她,可是奥菲利亚坚决地说“他不是我的父亲”,在现实线索中,奥菲利亚说“我的父亲是一个裁缝”,而在魔幻线索中,她的父亲是地下王宫的国王。然后在影片的结尾处,奥菲利亚的生母和一个形象特光辉的白胡子老头成为她的父母,她母亲的台词是“到我这里来,坐到你父亲身边去,他已经等你很久了”。

  
  好吧,我承认,也许是我想太多了。也许人家就是讲一个游击队的故事(还没铁道游击队和地道战好看呢)和一个漂亮小女孩的童话想象,就凭这个,也能拿下影评人大奖?也能以一墨西哥电影的身份得奥斯卡6项提名?

  
  我觉得当奥菲利亚的母亲把曼德拉草(我也是在哈利波特里面才认识这种可爱的草的)扔进火堆里时说得好:“你也渐渐长大了,你会发现生活跟你的童话故事不一样,这个世界是个残酷的地方,你会知道这一点,即使你会收到伤害,奥菲利亚,魔法不存在,对你,对我,对任何人都不存在!”事实就是如此,事实上根本没有童话,童话是比现实更残酷的现实。一个民族,要在强权下重新抬头,要的是擦亮眼睛,认清渊源(父亲),虽然这个新生儿流淌着一半邪恶的血,但是因为有奥菲利亚(国家的女性指代)的保护,最终会走出现实的迷茫(迷宫),得以生存下来。

  
  请原谅本人眼皮子浅,若有对魔幻现实主义以及西班牙内战史更深认知的人,或许能从其中看出更多的东西。
  
  至少,我就一直不明白,潘神这个角色是用来干嘛的?曼德拉草占据那么多的镜头,又是什么样的隐喻?等等等等。
  
  二
  
  我想起赖导谈《暗恋桃花源》的时候提到日本的能剧中场演出的狂言和古希腊悲剧中场演出的羊人剧,都是以喜剧的方式衬托悲剧,暗恋桃花源也是如此。悲喜剧成为组成一枚硬币的两面,彼此以自己的存在,衬托对方的光辉,更因为对比的力量,使自己变得让人更为动容。《潘神的迷宫》也是有这个特色。

  
  若没有小女孩单纯的眼睛,那些让人完全放松警惕的精灵和潘神,另一条线索就不会显得那么暴戾和残酷。我在几处杀戮镜头前还闭了眼,细想想,其实也不如一些真正的战争片那么血淋淋。可是有了另一方的衬托,似乎格外让人不忍心。

  
  另一方面,那些战争,枪声,恐怖的雨夜益发衬托出魔幻世界的可贵,那是一个可以逃避现实的去处,事实上,奥菲利亚也确实通过这一方法,逃避她虽年幼却必须遭遇的种种残忍的局面。

  
  可以想象的是,观众的心脏一下子供血不足,一下子又含氧量过高,被一只无形的手在捏着,时而战粟,时而舒缓。这部片子就让我在第二天必须7点起床的情况下,看到半夜2点半。

  
  这才是大片的最高境界(虽然500万不算巨资),紧张的情节,精彩的表演,完美的配乐,视觉的冲击,不但在观影当时很完美,事后也值得不断回味。无论是最普通的观众,还是专业影评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乐趣。

  
  三
  
  该片获奥斯卡6项提名,最佳原创剧本、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道具布景、最佳化装、最佳配乐、最佳外语片,个个不担虚名。剧本就不说了,影像上,虽然我是BT下载,且在电脑上看的,但是那种饱和度略低的,灰色调子的青蓝色仍然泛出油画般的釉彩,贯穿整个影片的暗沉和灰色调,让人压抑。只有在最后,奥菲利亚回到地下宫殿,蓦然展现的金黄色的光辉让人为之一振。

  
  几处特别有视觉冲击的血腥场面——–Vidal用瓶子狠狠地砸农民的鼻子,医生用锯子生生锯断游击队员的腿,以及Vidal自己用针缝合被撕裂的脸——,节奏极慢,角度极好,真实感极强,让人毛骨悚然。

  
  演员也都很好,如果这是一部用英语说话的美国影片,绝对可以拿个最佳女主角的提名,说不定潘神能拿最佳男配角呢,吼吼。
  
  真的是一部好片子,IMDb 8.5的评分,绝非浪得虚名

水湄物语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