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蛋蛋的忧桑

村上的作品我看过三部,《挪威的森林》,《1Q84》,以及《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读完的有两部《挪威的森林》和《多崎作》。村上的作品往往以一种孤独和寂寥的笔触,新奇、奇特、特别、别具一格的比喻来表达一种蛋蛋的忧桑,让人不禁产生共鸣,继而沉迷于此,欲罢不能。

 

《多崎作》恰恰也是这样,甚至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人孤单,五个看似亲密无间的小伙伴们却更加孤独。因为美好的终将消逝。而“要成长,伤痛就得大一点,伤口就得深一点”,村上如是说。

 

然而,成长之后,得到的又是神马?36岁本命年的多崎作开始了他的巡礼之年。在新的大两岁的脚踩多条船的准女友沙罗的鼓励下,多崎作弄清楚了赤、青、黑、白四位少年死党驱逐他的真实原因。多崎作在了解了这些原因之后是否有释然呢?是否就因此生活得更好呢?一切为未可知。村上也没有交代。

 

同样,不知去向的灰田,就如同灰田故事里不知去向的绿川,留下来几张唱片,几首乐曲和一些回忆,消逝在风雨中。生活还是要继续,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在黑的鼓励下,努力追寻着属于自己的沙罗。最终,作是否得偿所愿呢?村上还是没有交代。

 

“你什么都不欠缺。你要有自信,要有勇气。你需要的就是这两样。千万别因为怯懦和无聊的自尊失去心爱的人。”

 

在我的时空中,绿川强奸了白,灰田勒死了白,作和黑在谈了几年风花雪月的恋爱后和平分手,后来,作遇到了跟中年大叔分手的沙罗,坠入情网,性爱和谐,最终,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