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太玄经 刚柔并济的诗歌艺术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四行吟罢,一句白发三千丈传诵千古,使历代多少诗才出众的诗人为之叹服倾倒。诗中却显示了诗人比三千丈还要长的愁思。所谓情意相融,将自己的感怀抒发到及至,随意的表露在字里行间,不拘一格的让文字活灵活现。夸张而不显得狂妄,柔美而不显得造作,也许正是这一点让李白这个名字成为中国古代诗歌艺术的代名词。钢柔并济,气势雄浑中带着肝肠寸断的幽思,无论在他的诗歌还是李白一生走过的路上都留下这样的痕迹。因此有人评价李白说:唐诗是中国文学乃至中国文化的顶峰,李白是站在这个顶峰之上的巨人。

    
    
    唐代伟大的诗人李白,被人们称之为“诗仙”。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省秦安),隋末其先人流寓中亚的碎叶城(唐时属安西都护府,在今吉尔吉斯共和国北部托克马克附近),即出生于此。幼时随父迁居绵州彰明县(今四川江油)青莲乡。少年即显露才华,吟诗作赋,博学广览。

    李白20岁到成都,写过一些描绘锦城的诗,25岁时决定离蜀东游,动创一番事业。由于长期漫游各地,对社会生活多所体验,其间因吴筠等推荐,天宝初(742)供奉翰林。但政治上不被重视,使其对当时统治集团的腐朽有较深认识。天宝三载(744)在洛阳与杜甫结交。安史之乱中,怀着平乱志愿为永王李璘幕僚,因璘败牵累,流放夜郎,中途遇赦东还。晚年飘泊困苦,卒于当涂。

    
    李白一生绝大部分时间是在玄宗统治的盛唐即开元、天宝年间度过的。在李白流传下来的九百多篇诗中,大部分鲜明的表现了他对封建贵权的轻蔑,对腐朽政治的揭露和对人民疾苦的同情,对祖国壮丽山川的赞美。同时也由于封建统治思想的严重影响,李白的不少作品往往流露道家人生如梦、及时行乐和儒家“穷则独善其身”的消极情绪。李白是我国唐代与杜甫并称的伟大诗人,其诗作诗风雄奇豪放,想象丰富,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善于从民歌、神话中吸取营养和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是屈原以来积极浪漫主义诗歌的新高峰。他的诗歌各体俱佳,而其中又以七言歌行与七言绝句最为擅长。

    
    (一)、李白诗歌中的阳刚美
    
    在我国古代文学史上豪放不羁的文学巨匠数不胜数,陆游、辛弃疾的诗词里充满了爱国激情,苏轼的作品更是谈古说今波澜壮阔。然而李白的诗歌却以一种社会形态和个人感怀为主,很少直接涉及政治主题而旨于将人们心灵最深处的某种纯真的性情唤醒,更可以认为是他在用自己狂放飘逸、特立独行的诗人气概感染人们,激励人们;以愤怒的感情,揭露社会黑暗,鞭挞腐朽势力,慷慨昂扬,情绪激愤;以巧夺天工的彩笔,描绘雄伟壮观、波澜壮阔的自然景象;以磅礴的笔姿,描写壮伟的事业,写出一幅幅鼓舞人心的生活画面;他笔下的英雄人物大都果敢坚强,骠悍英勇;他满怀激情地歌颂为亲报仇和侠客的壮烈侠义行为。这些诗篇,洋溢着雄奇壮丽之美。

    
    太白何苍苍。星辰上森列。去天三百里。邈尔与世绝。中有绿发翁。披云卧松雪。不笑亦不语。冥栖在岩穴。我来逢真人。长跪问宝诀。粲然启玉齿。授以炼药说。铭骨传其语。竦身已电灭。仰望不可及。苍然五情热。吾将营丹砂。永与世人别”(摘自《李太白文集》)前几句寥寥数语,潇洒得体的让人身临那种飘然若仙的感觉,构象宏伟,境界壮阔,气势浩瀚。这正是李白诗歌阳刚之气的突出特点。他的诗中情绪激愤昂扬,内容慷慨悲壮表现手法变幻多姿,因而形成恍惝杳冥,闪幻可骇的诗境。而不畏艰难险阻的大无畏精神与胸襟豪迈、逸兴遄飞的乐观主义情绪,是贯串李白诗中的一条红线。

    
    用“专车风骨”来形容李白的诗歌艺术实在不为过。据记载:“骨”是我国古代重要的美学概念,是指文辞方面的美学要求,即在文辞表达上能达到境界完善而具有很强的感染力。“专车”一词,语出《国语.鲁语》,状其人骨骼之庞大,一节骨可装满一车。“专车风骨”则比喻其诗构象宏伟,文辞很有气魄。诗歌承载着文学艺术的灵魂,短短简言能写出世间最真挚的感情能道出世间最深刻的道理。驾驭它的人则更应该有能承载寰宇的胸襟和气魄。李白便是如此一人,李白在历史上也深入过唐朝政治,生活在“开元盛世”和“安史之乱”之间的文人多少会和政治扯上关系,然而就我们了解的李白来说,无论是诗歌还是其为人,很少有人会将其和政治扯上关联。历史上不知道是否真有李白脱“御赐黄马褂”离京城远走这一说,但是就李白的诗歌,我们不难想象到他会有这样的大气手笔。相对来说,陆游、苏轼的诗词同样阳刚十足却多少难避个人得失之嫌。诗歌如人,人有性诗也有性,李白喜欢登山涉水,各地壮游,遂使祖国的奇山胜水,了然于胸,而且他十分喜欢那种雄伟壮丽、使人胸襟开朗的广阔景色。因此李白写出的诗歌永远是潇洒放荡,不受约束掩藏愁苦的,坦荡荡的胸怀里容纳的是比天下还大的世界。

    
    就拿七言乐府《蜀道难》为例。“这首诗,大约是唐玄宗天宝初年,李白第一次到长安时写的。《蜀道难》是他袭用乐府古题,展开丰富的想象,着力描绘了秦蜀道路上的奇丽惊险的山川,并从文中透露了对社会的某些忧虑与关切。”李白以变化莫测的笔法,淋漓尽致地刻画了蜀道之难,艺术地展现了古老蜀道逶迤、峥嵘、高峻、崎岖的面貌,描绘出了一幅色彩绚丽的山水画卷。诗中那些动人的景象宛如历历在目。李白之所以描绘行如此动人,还在于融贯其间的浪漫主义激情。诗人寄情山水,放浪形海他对自然景物不是冷漠的观赏,而是热情地赞叹,借以抒发自己的理想感受。李白以山水来抒发胸襟,以胸襟容纳山水,也正是它诗歌根源之所在,出发点和立意高在于度物于外,世事不尽而同,用佛家说法此人已经超然于物超然于心。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古人有云宰相肚子能撑船,这种包容万物的胸怀并非也只有宰相能有,到达这样的境界,所发表的感悟必定是近若眼前远在天边的。

    
    社会环境对李白也有不小的影响,由于现实的无比黑暗,权奸的得势与猖獗,再加上诗的内容涉及到一些军国大事,他的诗的批判锋芒既不能不有所讳避,有所收敛,但其感情又不易遏制,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因之词意闪烁不定,产生了惝恍迷离的诗境。他的那些诗之所以表现出“闪幻可骇”的意绪,这是因为诗人企图把当时国家面临的政治危机旗帜鲜明地揭露出来,然而又迫于黑暗腐朽势力猖獗的形势,心中不免不所顾忌,在诗中不能明朗地直率地表达内心的感情,于是吞吞吐吐,甚而以幻化的形式表现现实的生活内容和政治态度,遂产生了词意闪烁、归趣难求的现象。

    
    博大却充盈而不空泛,李白诗歌给人一种触手可及却又深不可测的感觉,他诗中表现的阳刚美,其内容之广泛,形式之多样,特点之鲜明突出,都是超出前人,独步当代,后无来者的。因此,他把诗歌中的阳刚美,推到古典诗歌的最高峰。

    
    (二)、李白诗歌中的阴柔美
    
    按照姚鼐及曾国藩的美学标准,李白诗歌中含有阴柔美的诗篇约占全部诗作的三分之一,其中历代传诵的就有七、八十首,这类诗主要是五言绝句、五言小律、五言律诗以及篇幅较短的乐府和五言古诗。

    
    以《赠汪伦》和《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为例,两首都是为朋友送行,且都是七言绝句,给人一种小而别致的感觉。李白七言绝句往往不是直抒感情,而是通过景物的描写,使情寓景中。这样就能使感情含蓄蕴藉,深蕴不露,醇厚而真切。诗人捕捉住一时的灵感,因而诗句自然流走,仿佛脱口而出,信笔写成,实则凝聚着诗人深切的感情,倾吐了诗人肺腑之言。自古以自己名字出现在诗中的极少,而此诗并不因此失色,反更加真挚动人,三联以桃花潭比,更加表现出诗人的情感至深。清新而明朗,执着而爽快,将朋友之间的友谊表现的淋漓尽致又不过分矫情。较之其他诗词文人的抒情更多几分坦白。

    
    另一首五言古诗“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春风不相识,何事人罗帏。”诗中对少妇离别丈夫心态的细腻刻画可以看出李白并非只是一个大笔一挥之人。

    
    《月下独酌》也是一首家喻户晓的古诗作品。“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同样的心境和近乎同样的环境,李煜在《相见欢》里这样写“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孤独如影随行,李白选择了与之同歌共舞,带着悲凉的庆贺,却少了许多怨天尤人的气色。而李煜不知在西楼上独立多久,他始终在“剪不断,理还乱”六字之间徘徊。对着寂寞,李白看见了一片载歌载舞的欢腾,而李煜所能看见的却只有越来越纷繁的情思。在于作者同样是感慨甚或发泄内心积蓄的寂寞,在于看者却有着完全不同的领悟。李白的《月下独酌》让人窥见诗人浪漫率真的个性,乐观的面对人生中或多或少的不如意;李煜的《相见欢》则相反,让人有一种想和作品身临其境意境相通的欲望,带着些许的引诱。两人同是有感而发,不同的人却有时将孤独幻化成天使有时却能将其诱变成魔鬼。

    
    李白阴柔美的诗抒情精细委婉,曲折尽致,自然真率,楚楚动人。他某些描绘自然景色与情感交流的诗篇,表现出含蓄隐秀,蕴深不露的特点。李白在一些写壮阔或惊险景象的诗篇里,用了十分轻松的笔调,以平和舒缓的语气,化惊险为平夷,使诗里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没有可惊可愕的景象,使人在神情愉悦而轻松的情绪中,尽情地欣赏和体味这气势不凡的画面。

    
    李白这一部分阴柔美的诗作,虽不能代表诗歌创作的最高成就,却不失为独具一格地表现李白诗歌创作成就的一个重要方面。虽然,李白阴柔美的诗作在李白诗歌中占有重要地位,但是他的阳刚美还是他诗歌中最值得重视的。

    
    以刚为主,刚柔并济,李白诗歌不仅多,而且首首精华,随口吟罢,才能明白只露心怀的诗歌才是真正值得人们称道的诗歌。唐诗是中国文学乃至中国文化的顶峰,李白是站在这个顶峰之上的巨人。李白是中国文化中最让人引以自豪的符号,同时也是逸出传统程式的异数。一千多年来,随着他不朽诗篇的为人传诵,他狂放飘逸、特立独行的诗人气概也让人心潮澎湃,激动不已。李白一生政治上不得志,在贫病中死去,但他以杰出的诗歌创作,为自己树起了一座丰碑。他继承了屈原和庄子开拓的浪漫主义传统,反对齐梁柔靡诗风,在诗歌革新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他的诗留传下来的近千首,各体皆备,都有脍炙人口的名篇,尤以七言歌行和五、七言绝句成就最大。其诗气象宏大,格调雄浑,感情豪迈,境界开阔,清新自然,余味无穷。李白和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把中国诗歌艺术推向顶峰,给后世留下了宝贵的遗产。正如韩愈所说:“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