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zzz转

很久以前就读过陶渊明的《饮酒》,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那时候还在上学,也体会不出什么很特别的感受,只是听老师说这第五句很出名,于是就记住了整首诗。后来又多读了一点书,也在一些草长莺飞的时候见过悠悠然看山、徐徐行漫步的自然,便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美景多了许多憧憬。那时候虽然没有生活的压力,不过整日的学习、没完没了的考试也很让人受不了,读读这首诗,体味诗中恬淡悠闲的生活,便自然有了很多向往。到后来进了大学,一下子时间又全是自己的,中学时苦苦追求的自由仿佛全部得到了实现,好好享受生活还来不及,这些归隐的出世之句自然也就不读了。直到毕业把生活的压力放在肩上,又见识了无聊之无聊的工作,才又从脑袋里翻出这首诗来。再读的时候,却多了很多新感觉,这次最喜欢的是“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人在这世上总有很多无奈,我们困扰我们叫喊我们痛哭流涕,但命运还是无法改变,它就像时间的转盘,纵使我们花尽一切力量摇动钟表,它还是一如既往地走着,收走该拿走的,然后把该放下的放下。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开始觉得特别自由,看看社会这么大,还第一次有了自己赚回的薪水,不用完成无穷无尽的课题和作业,周末随便干点什么都可以,生活的乐趣仿佛一霎那全部展现在我们面前。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另一番苦涩,做不成大事业,每天总觉得都把时间花在无聊琐碎的事情上,想什么都不想,可鸡毛蒜皮的事情总是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也许是这城市太紧张,于是我们出行,背着行囊跑到山郊野外,可谁也不敢把手机关掉,生怕又有什么事发生;也许是五天工作太多,于是我们期待周末和假期,当每个周五来临,我们都欢欣鼓舞,到了周日下午,我们又不由自主被明天就要上班这个事实弄得烦闷不堪。不管在何时何地,我们的身上总像有一根线,连着内心仇恨痛骂的罪恶俗世。俗世既是是罪恶的,那我们就出世吧,慧剑斩情丝,可又有谁能真正砍断和这世界的血脉相连。

让我们读读那首《饮酒》吧,住在人多杂拥的闹市里,却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哗,这不正是我们企盼很久的境界吗,可这一切是如何达到的呢,心远地自偏!把心放宽,这世界就不堵了,心里端平了,在哪里都可以是位隐士。收够了喧闹的人都向往不问世事的隐士,可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要我说,真正的隐士隐在自己的心里。谁也不可能脱离这俗世,谁都要生老病死,谁都要经历这社会,即使你觅一块无人知道的宝地,以山野为朋,以鸟鹤为友,可毕竟还有朋有友啊,即使它们不能言语,可谁又能说得清这鸟鹤这山野是不是人化了的野物呢?真的隐士不挑地方,不挑际遇,若在江湖,就在江湖谋生,若处在庙堂,就在庙堂自处。这庙堂这江湖不过是心外的种种,保持一颗归隐的心,外物如何又有什么关系呢?如今也是这样,命运给了什么样的生活,我们就把它活下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谁说在闹市就不能归隐呢。闲暇时捧一壶香茶坐在窗边,看看远处的江水,看看窗外忙碌的世界,看看这亘古不变的太阳,这难道不也是修心吗?

也许写了这么多,却又是犯了忌讳,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这才是真正的隐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