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绿子

    蚊子个腿的,昨天搞了个不锈钢的小酒壶,倒了点酒,就喝了口,结果就流鼻血了,还流了两次,刚开始还以为酒里有毒呢,后来才知道是气血旺盛,烦了老子去献血!
    现在每晚睡前都看几页挪威的森林,昨晚还梦到了绿子以及公司食堂的那只猫,不过本来的黑猫好像在梦里被漂白了,变成了白猫。村上春树写得还是不错,不然我不会梦到绿子还吻了她,可见自己非常喜欢她了。绿子整天叽叽喳喳的,一会都闲不下来,反而让人很放松,直子哪种清教徒式的却不是很喜欢,会给人很大压力的感觉。
    数学把微积分部分都看完了,今天晚上开始看线性代数的。线代看起来就会快一些,因为行列式什么的比较占地方,很容易一页就看过去了。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凡事都贵在坚持,只要找到路就不怕路远。往上走,终使一小步,也有新高度,我能!
    中国的住房是个大问题。一般情况下,20%的人掌握着80%的财富,而中国现在又没有什么值得投资的地方,大家都买房。导致富人手中握着N套房产,而穷人连房子的首付都搞不定。而且中国的套房面积还是偏大,一般都在100平以上,即使经济适用房也很大。其实没有必要,如果先多出一室或两室来给探望的亲戚朋友住的话,投入的成本太高了,以多出20平计,若一平米5000,则共10万,按物价水平转换,该处三星级的客房应该在200/晚之内,则至少可以住500天。若按出租计,500/月,则要出租200月才能收回成本。不过近期不买房,不用考虑这么多。
    看完挪威的森林后准备看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
    此外,好像他的不朽也不错。对于不朽来说,人是不平等的。必须区别小的不朽和大的不朽。小的不朽是指一个人在认识他的人的心中留下了回忆;大的不朽是指一个人在不认识的人的心中留下了回忆。有些工作可以一下子使人得到大的不朽,当然这是没有把握的,甚至是非常困难的,但又无可争辩是可能的:那就是艺术家和政治家。
    日程排得挺满的。现在每天生活挺有规律,可惜锻炼的时间几乎没有,这个周末打算去爬一爬千佛山,现在透过窗户看看山,很向往~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