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的故事

  《608的故事—纯黑色的幽默》阜外大街 著 周周改编
免责声明:所有权利归原作者阜外大街所有,如果侵犯之请告知,偶会在得到通知后的24h内删除

第一节
 

  一件不可告人的事被说出去会怎么样呢……
  冷风乍起吹得人有些难受,陈勇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图书馆外的甬道目送这一天的太阳下山,天色渐渐变暗,他似乎有些感受,”八月秋风阵阵凉,一场白露一场霜,小盐霜单打无根草,刮打扁甩死在荞麦梗儿上,而已矣。”他随口吟了一段梅花大鼓《王二姐思夫》选段,然后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继续向前走,一边走他一边盘算去哪里自习,图书馆人太多,天天300多人聚在一块儿忒闹心;还是教室好,相对安静些。于是他朝着前工院走去,其实在教室里学习的人不多,谈恋爱的比较多,有的人干脆就是把书包往屋里一扔,直接出去找地方聊天,也有不自觉的,两个人在教室里做些有伤风化的事,陈勇称之为狗男女。

  一楼的人最多,好多人都比较懒,不爱爬楼,所以一楼人最多。二楼人也不少,都是来晚的,一楼没地了才被迫上来的,陈勇只能上三楼了。还是三楼人最少,每间教室不过十来个人,陈勇找了一个令自己满意的地方坐下来,从书包里掏出课本,纸,笔,开始准备学习,他打开英语书,翻到第三课开始观察,一开始还认真一些,但五分钟(陈勇时间,约和南京时间30秒)以后,他的思想就飞到爪蛙国去了。

  陈勇看了一眼桌上的手表,差十分八点,”恩,过的很慢”他想。上了一趟厕所后挺提神的,他在楼道里溜达着,还在胡思乱想,当走道楼梯口时他站住了,陈勇朝楼上看去,”四楼,语音教室,晚上没人,黑咕隆咚。”四个词汇闪过他的大脑,”如果有两个人在那儿……”陈勇一阵心血来潮,”说不定能看场好戏”(陈勇就是这么猥琐,四班的都知道)。他看左右没人,就小心翼翼的上了楼,四层可比三层黑多了,而且安静的多,一上来陈勇就觉得寒气逼人,他壮壮胆,身体贴着墙一点一点的在楼道里向前挪动,好象确实有点声音,他有一些莫名的兴奋,他甚至在想可以免费看片儿了。走到拐角处他小心的探头看了一眼,果然有人,而且是一男一女,在楼到的另一头,那个男的背对着他,冲着女的说些什么,陈勇缩回头,慢慢蹲下身,跪在地上,然后再用手撑住地把头探出,这样就不易被发现了,他静静的听着。那个男的说话声音很低,听不清楚,那个女的说话声还可以勉强听到,”你说呢?”她的语气很硬,”……”,”废话,你要不干呢?”,”……”,”你想什么呢,1千,你当我是出来卖的,那是上医院的。”,”……”,”我什么时候说算了的,你还想白玩?”,”……”,”你给一半吧”,”……”,”你想明白喽,反正我也是这么回事了,你前途跟我不一样,大不了我真就去卖,不过你这事我要是捅出去,非开除你不可,到时候你落个人财两空…”,”……”,”亏你是大学生,那手术单子上不是你的签字?一查就行了。”,”……”,”早这么痛快不就行了。”,”……”,”那你随便,星期五送到我那,最好是存折,你别给我耍花样。”,”……”。再往下就听不清了,陈勇一阵失望,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他看那个男的一只胳膊搭在那女的肩上朝楼道那头的楼梯走去了,应该是没戏了,陈勇也准备回去了,就在他想站起来的时候,他听见那个女的”恩”了一声,陈勇扭头一看,只见那个男的用一只胳膊死死勒住那个女的的脖子,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双手,她使劲的想争脱,但无济于事。陈勇被这一幕吓呆了,他眼睁睁的在那看着他门,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觉得头皮一阵阵发紧,就这么看着。终于,女的不反抗了,那个男的却没有松手,过了好长时间,他放下她,”扑通”一声那个女生倒在地上,那个男的用手试她的呼吸,好象确定必死无疑了,他站在尸体旁边愣了一会儿,接着他把她架起来往身后拖,这一举动让陈勇回过神来,他的处境也危险了,如果被发现可就惨了,逃跑是来不及了,他看他正背对自己,忙站起身闪进对面的女厕所,蹲在门后,刚刚稳定好,那个男的拖着尸体进来了,陈勇看着他把尸体一直拖到里边,厕所的便池用木版隔着,每一阁都有门,他把她抱进最里头的,然后在里面把门关上,接着就是”咔嚓”的叉门声,又过了一小会儿,”砰”的一声,那个男的从里面跳了出来,他整了整衣服,又用脚胡乱的擦了几下地,然后就出去了。他的脚步很轻,一出门就没声了。陈勇一直蹲在那不敢动,他觉得好象过了很久,但又不肯定,就这样一直蹲着,他在心里默默的数数,数到五千他才稍微动了一下,他想站起来,但是膝关节有些不听使唤,这个是非之地他必须马上离开,索性他也不站了,直接爬着出了女厕所,一边爬,一边小心的看着周围的动静。终于,他爬到楼梯口,关节也活动开了,他飞快的站起身,掸掸手上身上的土,好在楼梯和楼道里没人。陈勇一口气跑回三楼的教室,坐在位子上想着刚才的事,他的身体不停的抖动,心跳也在加快,腿软的在也站不起来了。过了片刻,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是8:40,陈勇收拾好东西走出教室。脑子乱极了,他开始有一种被人跟踪的感觉,就象是小时候单独走夜路一样的感觉,路过图书馆的时候,他站住了。

  陈勇存好包,走进热气腾腾的阅览室,这里每天晚上都有300多口子人,室内温度起码比外边高五度,人来人往的显得很热闹,在这样的环境中,陈勇觉得舒服极了,他随手拿过一本杂志胡乱的翻看。突然,有人在后边拍了他一下,”啊”他吓的一声惊叫,周围的人也被这一下吓了一跳,都转过头看他,他觉得有些尴尬,他回头看拍他的人,原来是同屋的刘磑,刘磑也没想到陈勇会有这手,”怎么了?”他问,”没事,我看的太投入了,吓了我一跳。”,”哦,你什么时候来得?”刘磑又问,”早就来了,今天我没去教室。”这话说的连陈勇也觉得是此地无银,刘磑又追问一句”你坐哪儿?”,”那儿”他随手一指,”就你一个吗?”,”啊,你坐哪儿?”陈勇反问一句,”我,那个,放线性书的,我这半天怎么没看见你呀?”,”我不是也没看见你吗,几点了?”陈勇极力想叉开话头,刘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九点多了,回去吧。”,陈勇”哎”了一声,”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东西。”刘磑跑到自己的位子上收拾好书本,两个人一起出了图书馆。

  ”外边真冷,换季了,往后得多穿点衣服了;对了,期中分该下来了,再过一个多月就期末了……”刘磑左一句右一句的,陈勇心不在焉的”恩””啊”的应付。一推门,”呼”的一股热气迎面扑来,屋里七八个人围在一起打双升,有玩的有看的,”还有牌么?再开一桌,再开一桌。”刘磑说,陈勇看着这帮人,一点兴趣也没有,他觉的有些累了。终于牌局散了,大家各回各屋,洗洗涮涮都进了被窝。”呼”的一下,宿舍楼拉闸熄灯了,睡前会议开始了,这是陈勇他们宿舍雷打不动的活动,几个人躺在床上聊大天,把这一天里有意思的事讲一讲,大伙乐和一下,”哎,今儿我听说一事倍儿逗,”陆源先开始,”张靓颖和周笔畅俩人掰了。”,”啊,为什么呀?”,”她们俩不是挺好的吗?”,”别着急,听我说呀”,陆源不紧不慢,”周笔畅看上一人你们知道吧”,”是那个台湾大胖子吧?听说过”,”对,她一直不好意思说,就写了一封表白信,托张靓颖给她送过去,结果你猜怎么着?”陆源一顿,”让人撅回来了?”有人问,”不对,要那样就好了,张靓颖把周笔畅信上的名字给改成她的了,给送过去了,结果张靓颖和那人成了,然后她还跟周笔畅说’不管发生什么咱门永远是朋友’,把周笔畅气的半死,结果俩人就掰了。”,”我靠,丫还真绝。”大家一阵大笑,乐过一下,徐瑶斌开始说话了”我今天也听说一件事,不过不逗,还挺吓人的,越琢磨越别扭。”,”什么事呀?”徐尚金问,”你们知道咱们屋的典故吗?”徐瑶斌问,”咱们屋?咱们屋怎么啦?”周巍不解其意,”王若翔,你知道吗?”他问,”不知道”,”到底什么事呀?”薛海峰不耐烦了,”跟这屋住两年了,连它的历史都不知道,”徐瑶斌说的不紧不慢,”我听大四的一人说的,咱们屋是’死亡宿舍’。”他的话一出口,陈勇浑身一激灵,他听到’死亡’两个字的时候特别有感触,”为什么?”刘磑问,”你听我说嘛,六年以前,咱们学校还没有这么大,就一个男生楼,一个女生楼,那时侯图书馆也刚盖好,有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有8个学生莫名其妙的死在图书馆的电梯里,而且死因不明,那8个人都是咱们系的,5男3女,那五个男生就住咱们这屋,那时侯学生比现在少,一个屋住五个人,他们五个死了以后,,这屋就当作晾衣房了,后来国家扩招,从咱们这届取消晾衣房,而且每屋住8个人。”徐瑶斌娓娓道来,”那个案子呢?”刘磑问,”一直悬着呢。”徐瑶斌说,”你听谁说的?”周巍问,”三楼公管的那人,叫什么我忘了,好象叫’老胖子'”。”这他妈可有点炫了。”刘磑说了一句。”巧儿我自幼儿…学习雷锋……”陈勇前言不答后语的哼唱。

  这一夜陈勇几乎就是没睡,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胡思乱想了一宿,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刚刚睡下一小会儿,”起来”王若翔推了他一把,”快起来,7:40了。”,”不去了,”陈勇嘟囔一句,”不行,今儿点名。”,”我靠,”陈勇强打精神坐起来,”什么课?”,”那个…哦,英语听力。”王若翔一句”听力”让陈勇一下精神百倍,这事把他搞的太头疼了。当陈勇锁门的时候别人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他懒超人地爬上四楼,觉得今天和往常没什么区别,老远他觉看见女厕所里人进人出没什么特别的,但他绝对相信昨天晚上的事发生过,他一进语音教室就看见刘磑冲他招手,”过来,这给你站地儿了。”他坐在最后一排靠门的角落,这是睡觉的好地方,陈勇很满意。他刚坐下上课铃就响了,老师准时走进教室开始上课,除了个别几个人外,大多数的人都趴在桌子上打盹儿(这很正常)或是看课外书(这也很正常,只要不听课就是正常的),听力课一向如此。老师对这种情形也习以为常了,不过今天她想把大家的精力集中一下,所以讲得格外卖力,”所以说作人也是一样,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讲课的样子,就是这间教室也是这么多人,有6年了吧,那时我刚刚毕业,我上课第一次讲话就说错了,我说’大家好,我姓王,以后就叫我张老师吧’。”老师本以为大家会做出一些反应,但根本没人理她,她觉得有点干,于是又说”当时全班都乐疯了,我记着有一个女生……”她正说着,突然楼道里传来一个女生的尖叫,那个声音大得惊人,”轰”一下子所有的人都坐起来,”怎么了,怎么了?”陈勇被这一声吓得差点背过气去,他知道出什么事了,前排的陆源显出少有的兴奋”你听,你听,女生的尖叫。”,旁边的周巍也跟着激动”尖叫,尖叫”。这时楼道里传出杂乱的声音,老师也坐不住了,第一个开门出去看,学生们更是争先恐后,跟学雷锋是的往外跑,陈勇也跟在后边出了教室,这时楼道里聚满了人,大家拥挤着朝女厕所里张望。”哎”陆源眼中放出两道激动的目光”女…女厕所”,周巍也不住地上下抖动肩膀”女厕所,尖叫,尖叫尖叫。”这两个人简直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楼道里的人都在互相打听,徐尚金熟人较多,他到处探听,王若翔更是四处听取消息。陈勇看着这帮人有点犯傻。

  终于学校保卫科来人了,一个40多岁的男老师领着一帮保安,所有的学生都被轰回教室,坐在位子上大家仍在猜测,还有一些人在交换刚刚听到的信息,”是个女的,死的里头了,不知道是学生还是老师,”徐尚金说得眉飞色舞”那女生上厕所时蹲着系鞋带发现的…那不是门底下有缝吗……人?都送医院急诊了,谁碰上不得吓死,是不是?”,王若翔还在一边补充”…好像是那个姓夏的,叫夏玉房吧。”。就在大家唧唧喳喳议论的时候,老师推门进来说:”由于情况特殊,今天的课暂停,回去注意点别乱说话。”,”老师”有人嘴快”是死人了么?”,老师什么也没说,冲着大家喊了句”下课”就走了。这时楼道里已经站上岗了,大家只能走一端的楼梯,陈勇随着人流下了楼,门口停着几辆警车,”真够快的”有人感叹。

  回到宿舍陈勇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想好好休息一下,可下边的人实在太乱了,一屋子的人七嘴八舌地分析案情,徐瑶斌最爱看侦探小说,这下他可来劲了,他把这件事定名为’女厕所杀人事件’,然后进行大胆的推理,但无论怎样推都没有结果,徐尚金和王若翔把一路上打听的消息进行总结性汇报,而陆源和周巍则配合着表演,当徐瑶斌推理说是情杀时,他们两个居然抱在一起在床上表演作爱,这些人乱乱哄哄地弄得陈勇心烦意乱,”你没事吧?”刘磑注意到他脸色不好,”哦,没事昨晚上有点着凉”陈勇随口说句瞎话,学生们难得有这样的空闲,虽说死了人,但大家都跟过年时的,毕竟对学生来讲不上课就是好事,再说死的又不是自己人,所以都很开心,打牌,聊天,打篮球成了打发时间的方法,徐尚金和王若翔一天都在外边打听消息,终于这乱七八糟的一天过去了。

  到熄灯后,一屋子八个人又开始了睡前会议,这次的焦点集中在上午的事上,根据徐尚金和王若翔描述的现场,徐瑶斌又进行了推理论证,陆源和周巍在一边提反对意见,刘磑也和他们一起讨论,只有陈勇一言不发,(至于为什么没有薛薛出场,偶也不晓得,嘿嘿)”说了半天一点进展也没有,关键是那女的不是咱们学校的,”徐瑶斌分析着,”还没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这就没有往下追查的线索。”,”超人你怎么不说话呀?”陆源问了一句,”困了”陈勇干脆地回答。接下来的几天过得还算平静,也没传出什么新闻,就这样一周过去了。

  周五下课后,大家都直接走了,陈勇回宿舍收拾东西,人都走光了,楼道里冷冷清清的,这几天陈勇的心态也调整的差不多了。”哎,你还没走吗?”陆源推门进来,”哦,我还有东西没收拾好。”陈勇回答。”那正好,咱们两一块儿走吧。”陆源说。”别人呢?”陈勇问,”别提了,这帮无情无义的东西,周巍说他要剃头没时间等我。”

  两个人出了学校,陆源哼着歌,陈勇一声不吭地跟着他走,突然他站住了,”怎么了?”陆源问他,”我…有件事…靠…不知道该不该说。”陈勇摇摇头继续往前走,”什么事?”陆源跟上去”说出来别压在心里。”,”就是…”陈勇看了他一眼”你…你先发个誓不许说出去。”,”好,我发誓,如果我把你告诉我的事说出去,就让我不得好死,行了么?”,”我相信你,这件事我只告诉你。”陈勇显得很郑重,他环顾四周看看没有人才小声对陆源说:”那天晚上的事我知道。”,”晚上?”陆源不明白,”就是西楼女厕所…”,”你干的?”陆源盯着他问,”不是不是,你听我说”陈勇连忙解释,他把那天晚上看到的一切都详详细细的讲了出来,听的陆源瞪大眼睛不住打量他”你丫胆够大的。”,”我不敢说,可是老憋着非把我憋死不可,我真没看清那男的长什么样,我只能判断那是个男的,你可千万保密。”,”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假如不小心说漏了,我也不会提你,就说是我亲眼看见的,不就行了么。”,”你最好别说,小心应誓不得好死。”陈勇说。

  把积压在心里的话讲出来确实舒服多了,多少让陈勇松了口气。回到家他把一周的事情讲给家里人听,当然,不能说的还是没说,他妈对那些挺感兴趣,问这问那的。精神上放松,睡眠也好了,经过两天的调剂,他高高兴兴地回到学校,一般他都在周日下午返回。

  ”瞧你剃这屎头,你个水生头。”一进楼道陈勇就听见陆源在骂,他走进宿舍时,陆源仍在喋喋不休地骂周巍,”哎,来得正好,你看看丫这屎头。”陆源拉着陈勇让他看周巍新理的发型,”不就是屎点吗,怎么啦。”周巍一脸不屑地说,不过说实话,确实有点屎,”哪里理的?”,”华仔”,”靠”陈勇拍拍周巍的脑袋,”你个水生头。”

  熄灯后,睡前会议终于开完了,陈勇好久没睡这么好了,今晚过得蛮好。”咣当”开门声把大家都吵醒了,”谁呀?”徐尚金大声吼道,”找死呐……”,”快起来,出事了。”对门的大头顾乐乐大声嚷”陆源死了。”陈勇”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果然陆源的床是空的,这时楼道里乱哄哄地响成一团,外面的天还没亮,除非出什么事,否则大家不会起这么早。他从床上跳下来,披上件衣服,”在哪?”,”水房”。水房外挤满了人,都堵在那里不往前去,陈勇他们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哪呢?”陈勇没戴眼镜,眼前一片模糊,””那”边上有人指给他,”借我眼镜用用。”他摘下那人的眼镜戴上,转过头去,只见陆源吊在水房门上方的铁管上,他睁大瞪着两个眼睛瞧着下面,舌头伸出老长,身上除了内裤什么也没穿,在地上倒着一个凳子,(陆源死的有点惨,编剧安排的,谁让你不送点红包的?没办法!)陈勇吓得魂不附体,他把头转过去不敢再看。”往后退,往后退,有什么好看的。”校保卫队来了,大家被赶回宿舍,陈勇不知道是怎么走回来的,宿舍里坐了一屋子人,都是他们班的,三四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只有陆源的铺空着,陈勇爬上自己的床,坐在上面发愣,谁也不说话事情来得太突然,”嘶”有人哭了,是周巍,在这个班里陆源,周巍,陈勇是最要好的死党,自从入校起他们三个就在一块儿膘,而且还拜了把子,陈勇是老大,周巍老二,陆源最小。周巍哭声越来越大,大家都跟着哭了,陈勇身上没穿多少衣服,他被冻得打了个哆嗦,这下他清醒过来了,他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陆源不可能自杀,绝对是谋杀,原因……,想到原因,陈勇出了一身冷汗,难道他说出去了,问题关键不在于他的死,而是他对自己的一个暗示,如果陆源真的对别人讲了那件事而导致杀身之祸的话,那么凶手就在身边,那他有没有说出自己,如果说了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也很危险,毕竟自己在明处,他越想越害怕,他甚至能想出自己被吊在水房的样子。”这绝对是谋杀。”徐瑶斌在下边冒出一句,”为什么?”薛海峰在一边傻傻的问,”陆源如果自杀,他干吗跑到学校来,他去哪里不行,而且他也没受到什么打击,即使有,他那个人性格开朗,不至于想不开。”,”对”刘磑也在一边补充,”陆源晚上爱起夜,这谁都知道,所以要想害他是很容的。”的确,如刘磑所说,陆源的生活有一定规律,每天半夜2:00左右都要上一次厕所,雷打不动,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所以,要想害他,只要利用这件事就容易下手。况且,陆源死后的状况,的确像是起夜。”不过…”徐瑶斌一皱眉”他好象没得罪过什么人,他这个人一直与人为善,不应该呀。”,”咱们学校的事忒邪门。”大头插了一句”我哥他们的案子到现在还没破呢。”,”你哥?”,”当然是我哥”他严肃地说”这事以后再说。”,”其实…”徐瑶斌顿了一下”杀人并不只能因为是得罪谁,也有因为其他事而杀人的,比如钱或者利益,再或者,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被人灭口。”这句话差点让陈勇没喘上气来,”不会吧,”徐尚金想了半天才开口”陆源也不是特有钱,利益也不可能,知道什么事…”,”会不会是西楼那事。”王若翔插了一句嘴,”不可能,”周巍立即反驳”西楼出事那天晚上我和他就没出这屋,我们在这打牌来着,陆源还输得很郁闷……””那就奇怪了”徐瑶斌摇摇头”不是自杀,又没有被杀的理由,那成什么了?””就这屋吧?”随着说话声,门开了,还是上次的保卫科老师,他看见一屋子的人有些意外,”除了这屋的都出去。”人们默默地离开,只剩下陈勇他们七个,那个男的扫视一圈,陈勇尽力控制自己,装得和大伙一样,那个男的拉过一把凳子坐下”都把衣服穿上。”,这半天大家都冻得够呛,但都没觉出来,这时经人一说才明白过来,大家一边忙自己的事情,那个男的又说”除了死者的东西,你们自己的东西也尽量别动,光穿衣服就行了,被子也先别叠。”穿好衣服后那个男的没让大家洗漱,直接把他们带出宿舍,他把他们领到行政楼,找了一间会议室让大家在里面等着,坐下来后,谁也不说话,那个男的也什么都不问,八个人就在这干坐着,这时外边的天亮了,陈勇不停地盘算应该怎么说,其他人也是瞪着眼睛看天花板或地板,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嘀…”一阵手机声,那个男的从兜里掏出手机”嗯”了几声就挂上了,几分钟后,会议室的门开了,进来两个警察,他们冲那个男的点了下头,没说什么,那个男的转过身冲大家说道:”这是刑警队的同志,现在要对你们进行分别问话,你们要如实汇报,积极配合。”说完,两个警察就出去了,”你”那个男的一指薛海峰”你先去。”,陈勇开始有点打哆嗦,薛海峰出去10来分钟就回来了,仍然坐在刚才的地方,谁也没说话,那个男的一直在旁边监视,谁也没法说什么。徐尚金主动站起来,那个男的冲他点下头,”老师,在哪儿?”他小声问,”隔壁,右边”,过了10来分钟,他也回来了,接着是王若翔,周巍,刘磑,徐瑶斌,利用这段时间,陈勇稳住心态,他沉住气,等着徐瑶斌回来,没多久徐瑶斌进来了,他自觉地站起来走了出去,向右一拐是保卫科的办公室,他推门而入,里面坐着那两个警察,”坐”一个人指着沙发说,”哦”陈勇点一下头,那个人上下打量他,另一个警察在旁边记录,”你叫什么?”口气还算客气,”陈勇,永远的勇。”,”你和死者是一个宿舍的?”,”嗯”,”死者生前怎么样,为人?”,”陆源这个人挺好的,对别人特别热情,也挺仗义,那次我失恋,他陪我一块喝酒,其实他是酒精过敏,而且也没量,刚喝半瓶啤酒就不行了,但他还劝我想开点;还有,那次周巍喝醉了,半夜上医院,是他跑前跑后地一阵忙活;他还特别爱动感情,那次去大使馆抗议,就因为美国国旗比中国的贵,售货员说我们钱不够就不卖,他就大声斥责她们,最后还哭了…”说到这,陈勇的眼泪夺眶而出,”那死者近期内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没有”,”那死者有什么生活习惯么?”,”就是每天晚上2:00起夜,别的也没有。”,那个警察东一句西一句地问,陈勇就跟着回答,问完后那个警察拿过记录纸,”来,在这上边按个手印。”陈勇在他指引下按了十几个手印,凡是涂改的地方都得按,回到会议室时,他看见系主任和辅导员辛蓓,班主任(其实就是辛蓓,因为我们的美女班主任王倩去德国留学了,不知现在回来没有。而薛海峰如果没死的话会去德国找她,这是后话。)都在,系主任看他进来就站起来出去了,那个男的看了一眼表,”你们都回去吧,再好好想想有什么落下的,再汇报,特别注意别乱讲话。”谁也没说什么,排着队出了会议室,一路上碰上好多熟人,他们问这问那,有的是关心,有的就是猎奇,他们什么也没讲,默默地回到宿舍。楼里的警卫还没散,他们住的这一层靠近水房的部分已经封锁了,他们的宿舍也被搜查过了,”我操”周巍一股火上来,他一脚踢翻一把凳子,”别生气了,先收拾收拾吧。”刘磑显得很冷静,大家没多说什么,开始动手收拾,很快都整理好了,只有陆源的东西没人动。”他的怎么办?”徐尚金问,”收拾了吧,”周巍说,”他是最爱整洁的。”,”是啊,”王若翔说,”他的床从来不让别人动,他的磁带都保留着塑料封,不能让他的东西这么堆着不管。”

  这一上午他们没有上课,陈勇开始在算计自己的事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午的事已经过应付去了,可是以后怎么办,他想过报警,但他又不想担责任,两下权衡,他决定先看看再说。

  在此之后的几天里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平时热热闹闹的宿舍变得冷冷清清,陆源父母来取东西的时候陈勇躲出去了,他不忍心看这种场面,陆源的铺空着,格外显眼,陈勇每次看到那张床是就有些心颤。日子一天天地熬,陈勇越来越消沉,其他人也是如此,所以他并不显得比别人反常,但他一点也不悲伤,他时刻都在警惕着周围的每一个人,他绝对相信杀人凶手就是跟他熟识的人,所有的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别人只是盲目猜测,他想说出来但不知道相信谁。

《608的故事》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