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E(ZZ)

迪斯尼皮克斯今夏出品的动画片,适合成人观看。

《海底总动员》(Finding
Nemo
)导演安德鲁·斯坦顿(Andrew
Stanton
)执导的第二部动画片。

世界最权威的影评网站“烂番茄”(Rottentomatto.com)上给予了这部影片不可思议的99%的评价等级,使其成为影史获最佳评论的影片之一,也是迪士尼历史上获得评论等级最高的影片。
001E(ZZ)” />002E(ZZ)” />003E(ZZ)” />
WALL-E是一个缩写,全称为“Waste
Allocation Load Lifters –
Earth
”既“地球废品分装员”,就是机器人垃圾清理公司派往地球捡垃圾的那些机器人的官方称呼。

哪一段让你落泪?也许你期待的回答是Wall E
因为握手而恢复记忆的一段,不过事实真不是那样。爱情的伟大虽然能打动人心,但是让我看到这里的力量绝对不是爱情本身。开场没有半小时,《Wall.E》就伤了我。当时小机器人Wall.E正在搜集垃圾,压缩成正方体堆放在一起。长镜头拉开,他搜集的垃圾竟然已经堆放成帝国大厦一样的巨大垃圾山。站在楼顶,Wall.E仰望苍穹,只见尘埃飞舞,流云奔驰。在一个死寂的垃圾世界里,唯一的一个小小机器人按照指令不知疲倦的工作,浑然不知时光流逝。偶尔他抬起头来,我觉得他看见了我,一下把我打得粉碎。

《Wall.E》可以用N种方式欣赏,它也包含多种电影的元素。站在我的角度,我觉得这是一个蓝领工人爱上白领姑娘的后现代版,是一个阿甘正传的未来版。它甚至包含了日剧的元素,用传统已极的失忆作为桥段。但是,这一切无碍它的美好。每个人影迷都可以从电影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笃信爱情的人可以见到爱情的伟大,反对工业文明的人可以见到反讽,像我这样喜欢白日梦的人会看见空寂,因而坚定了漂泊的想法,喜欢上一个人望天那种渗透骨髓的孤独感,喜欢上背景里荒凉死寂的末世景象。

任何一个宅男腐女都应该看一下《Wall.E》。电影里的场景就是现实的比喻,每个人都在文明的废墟上努力过活,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并且梦想有天会有天空船带来一份值当的惊喜,值得让你在雨中打伞为她挡风遮雨,哪怕一次次被雷电击中,哪怕被碾压到粉身碎骨。我个人倾向于把电影理解为一个机器人的奇思妙想,根本没有飞船返回,根本没有Eva降落,也根本没有移民飞船上的激烈打斗。只不过是因为它一个人呆得久了,也许是因为电离层的变化,又或者是电磁辐射的爆发,让它简单的线路里出现了异常,编造出一个朋友来愉悦自己。

今年电影总局引进的大片没有一部可以与之相提并论,所以它不在引进名单里也不足为怪。怎么可能教会一头驴去吃沙拉呢?怎么可能说服一头蠢驴相信沙拉是胡萝卜的高级形态?所幸我们还有网络,还有VeryCD,还有BT,还有强悍的字幕组。

2008年就要过去了,在这一年里没有多少值得高兴、惊喜的事情。所以,应该看一次《Wall.E》,倾听单调的电子发音,在银幕上慢慢忘记Wall.E的形体,忘记Eve(人物原型是Pixar里面的那个台灯,也就是字母i)的外壳。当他们的金属面罩终于触碰到一起的时候,试着吻一下你自己的手背,那感觉就像是灼伤。


E(ZZ)” />

E(ZZ)” />

E(ZZ)” />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