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为什么是直线(转一篇文章)

先讲个故事:有个学生非常爱钻牛角尖,经常问他的数学老师:“为什么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是直线?”老师很烦他,但又无可奈何,因为回答不出来。有一次这个学生又问这个问题,老师灵机一动,反问学生:“我扔块骨头,一只狗跑去捡。你说说,它是直接跑过去捡呢,还是绕个圈子再过去捡?”学生马上说:“当然是直接跑过去捡啦!”老师说:“你看看,一只狗都能搞清楚的问题,你为什么老问我呀?”

老师显然制伏了学生,但从逻辑的角度讲,老师的回答是典型的答非所问,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的确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不仅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阿基米德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牛顿、爱因斯坦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所有的人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这个孩子不可能意识到,他问的这个问题所包涵的意义,乃是休谟、笛卡儿之后西方哲学的核心话题之一。
科学的灵魂就是逻辑推理,由前提通过推理而得出结论。前提正确,推理的方法正确,结论也就正确。那么,前提是如何来的呢?是由前一组推理推出来的,前一组推理的前提又是由更前的一组推理推出来的,这个过程就是科学论证的过程。然而,聪明的人一眼就可以发现一个问题:第一个前提又是怎么得来的呢?比如说,在几何学里,“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是直线”,这个前提是如何得来的呢?几何学没办法解释,就只能说:这是公理,公理可以作为任何推理的前提,自己却无需被证明。如果有人——像那个爱钻牛角尖的孩子一样——还问:没有被证明的东西凭什么就肯定是对的呢?所有的科学在这儿就全会傻了眼,人类的智商在解决这个问题时和狗差不多:直接跑过去捡骨头,不会绕圈,但要问为什么——不知道!
这个很小的问题对于理性主义哲学家是件很恐怖的事,因为他们发现严谨、精密的科学大厦,原来建立在一堆无法被证明对错的公理之上!因此,笛卡儿觉得,一切都是可疑的,但想来想去,只有一件事情似乎是确定的——“我思故在”:我在想问题,这至少可以证明我是存在着的吧?逻辑思维既然是这样不可靠,后来的一些西方学者便开始致力于逻辑之前的问题。这些学者相信,逻辑思维并不是人类最早的思维形式,在逻辑思维之前肯定还有其他的思维形式,如果不弄清楚逻辑之前的思维,逻辑思维本身也成了无源之水。列维-布留尔将这种思维称为原逻辑思维,卡西尔则称为隐喻思维。到了海德格尔,更认为“先于”逻辑不仅仅是时间上的先于,而是“本体论上的先于”,“根据上的先于”。列维-斯特劳斯在《野性的思维》一书中,力申未开化人的具体性思维与开化人逻辑思维,并不是所谓“初级”
和“高级”两种等级不同的思维形式,而是人类历史上始终并存着的两种思维形式,他们平行发展,相互补充,相互渗透。卡西尔曾如此指出过科学的地位:“不管我们可以给(科学)认知下一个多么普遍多么广泛的定义,它都不过是心智得以把握存在和解释存在的诸多形式之一。”“作为一个整体的人类精神生活,除了一个科学概念体系内起作用并表述自身这种理智综合形式以外,还存在于其他一些形式之中。”——神话、语言、宗教、艺术,等等。
因此,科学并不是衔着金匙出生的,在人类的知识体系中,它并没有合法的特权。而且“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科学只能解决科学的问题,而不能解决不属于科学的问题,人类的认知范围比科学的涉及范围,要广阔得多。举个可爱的小例子,一个男人爱一个姑娘,这个姑娘却不爱他,于是这个男人很痛苦,科学就没有任何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反之,如果恋爱都可以用数量进行计算,那又将是一件多么乏味而可怕的事啊!
“科学”一词本来和“文学”、“逻辑学”一样,应该是一个中性词,但在中国的语境中,他绝对是一个褒义词。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加上“科学的”这样的限制语,就一定是要肯定的东西;不管什么问题,只要是用“科学”的方法解决,就是好方法。而且,我们似乎一直在用科学的方式解决一切问题。这种思维是一种很不健全的思维。科学在中国的地位如此之高,以至于作为中国科学载体的两院院士(且不说名不副实的院士),不仅是一种至高荣誉,而且在很多人心目中,简直就成了无所不能的人。报纸上讨论一些不好解决的问题,经常就喜欢抬出某某院士来谈看法。很多院士也就当仁不让:尽管自己是学核物理的,却对股市大放厥词;尽管自己的专攻是自动化控制,却跑到法律知识辩论赛上去当评委。因此,院士不仅仅代表着权威和话语权,而且意味着丰厚的名利,于是,中国的两院也成了很不清净的地方。
然而,只要我们认为科学无所不能,院士就一直会这么牛。更有甚者,二十多年来,气功巫术特异功能,你方唱罢我登场,基本上都是拉“科学”的大旗做自己的虎皮。为什么呢?因为人们迷信科学。试想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它不自称是科学,它说是文学,是艺术,会有那么多人信吗?责难者往往会说,人们的科学素质太差。而事实上我们不少从事科研的人面对各色各样的伪科学,也常常会看走了眼,要民众辨别什么是科学什么是伪科学,实在很难。因此,人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太迷信号称是“科学”的东西。
不要用科学的方法解决非科学的问题,但更不要用非科学的方法解决科学问题。所以,我最后声明:我反对科学霸权,更反对伪科学,反对打着科学的旗号招摇撞骗。 

鱼和渔

MBA上了几次课了。
知识的积累倒在其次,
观念的转变才是重要的。
陈老师说我们不是砍柴经验研讨会,
我们是来磨刀的。
我不能告诉你们问题的对策,
但是我会引导你们如果正确的思考问题。
 
然而
陈老师谦虚了
知识有学到,而且是有用的
见识也长了一些,更好的认识了这个世界
最重要的思考问题的方法,看问题的角度
以及问题的确定和问题的前提
 
一切问题都是有前提和假设的,我们只有在这些方面达成共识才能进一步的分析解决问题。
我想,每个人的立场不同、角度不同,问题也就不同。
 
想起了本来培训的时候,
老师举过头顶举起右手在天空中画圈圈,好傻!
问我们是顺时针还是逆时针。
然后,慢慢往下到胸前。。。
结论是:从上面往下看跟从下面往上看是不同的。
 
聂伟学长说“读了MBA之后,你的想法会慢慢发生改变的,慢慢来”
我等,至少还有时间可以等。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门道和热闹、两手都要抓。
 
突然发现,上课不辛苦,是一种幸福。为生活奔波也不辛苦,但是不幸福。

徐州方言考试

徐州方言考试
中国标准话语言研究中心命题组
――――――――-★――――――――――――-★――――――――――――-★――――――――-
准考证号___________ 姓名_____________ 座位号___________
[本份试卷分为选择题,简答题两部分。本试卷共有 30 道小题,总分 150 分,标准答题时间 150 分钟。]

一、选择题(每小题均有A、B、C三个供选项,其中只有一项符合题目的要求,请根据题目选择意思最近的答案。
共25小题,每小题4分)       
1.许清   (  
)       
A.形容河水清澈  B.形容女孩长的漂亮 
C.说明一个人清白        
2.不吱拉生  (  
)       
A. 夹生饭  B.不说话 
C.表示行动一点声响都没有        
3.格斯  ( 
)       
A.跳蚤的别称  B.骚别人的痒痒处 
C.跳舞       
4.半子孩   (  
)       
A.小屁孩 B.男孩 C.女孩       
5.老灭 (   
)       
A.最后 B.消灭 C.熄灯       
6.人脸疯  (  
)       
A.疯子 B.长的象疯子
C.形容人调皮捣蛋       
7.稀里斜歪  (   
)       
A.形容人不正经  B.形容人长的丑 
C.形容东西没放正       
8.下才烂  (   
)       
A.形容人嘴很谗  B.伤口腐烂 
C.形容人很下流       
9.补土杠烟  (   
)       
A.形容吸烟时的烟气  B.空气中灰尘飞舞的样子 
C.地上着火的样子       
10.刀菜   (   
)       
A.用刀切菜  B.用筷子夹菜 
C.一种野菜       
11.黑雀子 (   
)        
A.一种小鸟  B.麻雀 
C.黑痣       
12.咕凝咕凝  (   
)       
A.活动活动  B.喝水的声音 
C.用胶水粘东西       
13.多口包(包读轻声)  (  
)       
A.形容人很厉害  B.包有很多小口 
C.口袋       
14.裁心  (   
)       
A.想事情  B.心里不舒服 
C.心情好       
15.西不脏   (   
)       
A.很脏  B.一点也不脏 
C.西面很干净       
16.月才  (  
)       
A.钥匙  B.月亮 
C.刚刚才做       
17.尖宁  (  
)       
A.吃的煎饼  B.一种头很尖的虫 
C.形容人老奸巨猾       
18.窜门子  (  
)       
A.走进屋里  B.到别人家玩 
C.向屋里跑       
19.和豪拉显  (  
)       
A.和人比赛吼叫  B.惨烈的叫声 
C.讽刺一个人没本事还乱显派       
20.圣人蛋  (  
)       
A.形容一个人硬充好汉  B.马铃薯 
C.形容人的脸很圆       
21.不楼  (  
)       
A.用嘴咬一个物体   B.用脚踢一个物体  
C来回拨动一个物体       
22.洒白  (  
)       
A.形容人很清白   B.形容物体很白  
C.一种白酒       
23.张文[文读轻声]  (  
)       
A.为什么   B.什么时候  
C在干什么       
24.次木虎  (   
)       
A.眼角的分泌物   B.形容人很坏  
C.形容人很威猛       
25.和丝 [丝读轻声] (  
)       
A.形容人话很多  B.晃动别人或物体  
C.哆嗦的样子      

 
二.简答题(请根据具体语境回答下列问题,共计3小题,前两题每小题10分,个、第三题30分。)       

1.请根据所给徐州口语单词填出所对应的普通话单词
(10分)       
(1)戈喽_____    (2)狂唠_____  
(3)乌不毒地______          

(4)管乎______   
(5)藏老梦梦________      
2.请根据所给徐州口语单词造句,要有创意
(10分)           

(1).上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拉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革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艳来[来轻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按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请把所给徐州口语短文用普通话表述出来,100字以内
(30分)         
(1).早清起来
,须舍的其他人都不支拉声的走了,我让俺下铺的妖业蛋给合丝醒了.一照镜子,       

才王见一脸的此木乎,赶紧拿块易子洗把脸,然后用个绣着光光蜓的手捏子擦完脸,我就想去帐饭…..       

不知道从脏完开始,还得磁包豆奶粉,张点开水一磁,撒白撒白的,拿根筷子搁喽搁喽,         

噫嘻~白提多办四了! 
(15分)        

(2).食堂的菜今天摆乎的吼咸,吃地我齐心想月(月读三声).于是,
我去他们锅屋瞅瞅,       
心恍哪个少熊孩子脏盐脏地这么舍种?谁心想他还是个易歪蛋.我一皮锤把他料倒,逮他个脸又呼又拍,        

把他揣的鼻脸须青胡吊扯. 我一咂混 :”上” , 筋骨后边好几个人 ,艳好都是徐州地, 于是,
一呼噜群儿上去就掏.       
把他揍地合嚎拉显,连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15分)  

李敖眼中的李敖:才 智 流 狂 俗 谐 忠

    要全面评价李敖本人,是件苦差事。因为在中国历史上,似乎很难找到李敖这样类型的文人,大约也就魏、晋时代的狂狷们有些类似,但他又没有嗜酒、服石的陋习,固然玩世,精神倒并不颓唐,反而好辩爱讼。

    所以,要介绍李敖,最好的还是李敖自己。

    所谓的”才、智、流、狂、俗、谐、忠”,是我从包括《李敖回忆录》在内的诸多李敖文字中整理出的7大特点,借用的是李敖用证据说话的习惯。也就是说:让李敖自己来评论作为一个文人的李敖。

  才是指“才学”。作为学者,李敖的学很杂,很广。

    曾经看到一文章,说李敖是在监狱里苦读《资治通鉴》,出狱后方才学问精进。

    这显然小看了李敖:李敖进狱时,早已经有不少著述,台大历史系的学生(纵然没有毕业,其功底却已吓坏众多考官)没看过《资治通鉴》,无论如何说不过去吧?更何况,据说在读中学时,李敖就已有藏书500多本,16岁时投给杂志的稿件,就包括《毋忘在莒的出处》、《行李考》等艰涩题目,可见涉猎之广……40岁时,李敖曾自夸说,40岁以下的台湾人没人能够比他读书多,要比也只能跟清朝的陈梦雷等人物比,证之其十几部刊发的作品,此言不虚。

    不过,做学问有时并不是比谁读书多。从这个角度来看,李敖热心社会,学问虽广,但较少论述,所以未必是合格之研究者,但是,我们只能将之看作是一个人的选择而已。

    就像李敖在《十三年和十三月》中自我坦白说的:“白首下书帏”的事业对我太早,寂寞投阁对我也不合适,我还年轻,应该冲冲看。

    这一冲,中国少了个历史学家,多了个李敖。

    才是后天的东西,智是讲反应。中国传统文人一般不好急智,“白马非马”式的辩论往往被认为是诡辩,不是正道。但李敖性格中好斗的因素,却使得他即便在嘴巴上都不肯被人家占便宜。按照李敖的说法是:“我谈吐幽默、反应快速、头脑灵活,片言可以解纷,当然也可以兴风作浪。”

    举两个例子简单说明,一次,李敖演讲完后,进入例行的“答听众问”程序。突然,其中一张纸条跳入眼帘,上面赫然写着“王八蛋”三字再无其它。却见李敖高高举起纸条面向听众,并将纸条内容读出来,然后说道:“别人都问了问题,没有签名,而这位听众只签了名,忘了问问题。”话音刚落,大厅里便一片掌声、笑声。

    另有一次,也是在“答听众问”中,有一听众厉声斥责李敖:“你来台湾40年,吃台湾米,喝台湾水长大,为什么不说闽南话,是什么心态?”李敖听了,立即答道:“我的心态,跟你们来台湾400年还不会说高山族话是同一心态。”

    牙尖嘴利,一至于斯。

  流是“风流”。

    年轻时的李敖,在爱情方面“勇猛无敌”,有证可查的亲密异性大概就有7任,其中两位是他在巴士站“追”来的,他对此的解释是:别人在那种情况下或许不敢追,因为他们爱面子,但是是面子重要呢,还是爱情重要呢

    更奇怪的是,他本人对自己的这种风流性格从不避讳,在著述中几乎毫不隐晦地曝光了自己追女生的经历,仿佛在写社会调查。其小说《下山上山爱》描写尤为大胆,还一度差点被认定为“黄色小说”,险遭“查禁”命运。

    李敖曾经写过一首爱情诗(后来被改编成歌曲,在李敖所有的打油诗中,这首最为流传),名字叫做《只爱一点点》。

    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爱情浅。

    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天长/我的爱情短。

    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眉来又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一点点”是李敖对爱情的认识,他认为,能够把握住爱情从量变到质变的“一点点”,就是奇情和俗情的区别。不过,这也是他最为严肃学人们所诟病的一端:积少成多,你还说是一点点?

    不要解释,这是李敖的招牌菜。

    李敖说自己文章写得好,就说自己的文章是500年里白话文前三名:李敖、李敖、李敖。

    李敖说自己学问好,可以不把台大的教授们放在眼里,认为除了胡适、殷海光外,其余只能谈感情,不能谈学问,连自己的研究生导师姚从吾,虽然服其人品,但却一样斥其做学问如狗熊掰苞米。

    李敖说自己有文学才能,在写了《北京法源寺》后,则干脆自封为中国唯一有资格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人……

    中国人说狂的时候,往往用“年少轻狂”来形容。不过,李敖的一生却一以贯之,他曾经分析过自己的动机:“我无法谦虚了,我深觉继往开来的重担上,我担当着一大部分重量,而这等责任又非我莫属,舍我其谁。”

    李敖的俗最集中就体现在他的语言上。他毫不避讳使用很多文人雅士见了就会脸红的粗话。就好像我手中一本《李敖文集》,20多篇,篇篇不是谈政治就是谈文学、历史,但没有一篇题目不牵涉生理器官,列到报纸上都颇感困难。

    个人觉得,对李敖这种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他军训生活的年代。1959年9月7日起,他开始受预备军官训练,后来在野战部队中担任陆军排长,1961年2月6日退伍。他回忆说:一年半投笔从戎的生涯在我生命里掺进新的酵素,它使我在突然间远离了学院、远离了书卷。远离了跟民间脱节的一群。在军队生活里,我接触到中国民间质朴纯真的一面。

    看得出,虽然时间不长,但这段军训生活对一个知识分子的影响还是蛮深刻的,以至于李敖对于用“俗词”丝毫不介意,他说:“很多话是人民的语言呀!”

  谐就是诙谐的意思,也就是幽默。

    中国做学问的人,越是学问高的,就越是有很多高级的幽默。

    李敖的幽默仿佛随口就来,以至于很多人现在都把看《李敖有话说》当成看《李敖有笑话说》。甚至连网络上都出现了李敖笑话集锦。对此我就不一一举例了。

    最新的一个故事是。李敖宣布来大陆后,不少记者去采访他,有记者说李敖不敢坐飞机,李敖表示,“一直流传有谣言说我不敢坐飞机,现在坐给他们看。”记者接着问是否心理障碍克服了,李敖答说:“嗯……克服了,我告诉你怎么克服,我就选定一个最漂亮的空中小姐,盯着她,万一飞机有情况,我就抱着她同归于尽。”

    李敖这个人原则性很强,最常提及的就是他对祖国的那份赤子之心。

    他在很早的时候就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位———“大陆型学者”。“不是台湾出了个李敖,而是中国出了个李敖。李敖是真正大陆型的知识分子,虽然我像拿破仑一样在厄尔巴岛上、在圣赫勒拿岛上,但我总归是大陆型的人……”

    1935年诞生于山河破碎的东北,1949年随父亲来到孤舟飘零的台湾,如今,已经70岁的李敖终于重返大陆。不过,他自己是绝口不提重返的,他说:“大陆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也是我的故乡,所以这一点请大家特别注意,我回去不是那种带着乡愁,或是回到故乡的感觉,我想这一点大家可以看出来我和别人绝对不同。”

    50多年,但始终坚持这种毫不动摇的国家统一意识,李敖真的难能可贵。

后现代主义哲学问题

  伽达默尔、哈贝马斯让整个第三世界变得胆小,而德里达则鼓励我们大胆,将小心谨慎丢回给德国。从此我们只崇拜创造,而对所有的批评论证都保持警惕。让创造性诠释出现在社会学、历史、文学、政治学、教育学中。

  猜作者意图(诠释)是学后现代哲学最重要的工作。
  罗蒂是公开这么做的一个代表,所以他在文学圈子非常受尊重。美国的哲学圈是现代的,文学圈是后现代的。哲学圈的人非常排斥罗蒂。罗蒂的《后哲学文化》是我们接触后现代哲学的一个好途径。读后现代哲学要大量阅读历史书,看看福柯、德里达作品就知道了。

  
  伽达默尔说“谁开口说话,都想得到人们理解。要不然,他既不会说也不会写。” 德里达不同意这话。    
  这是后现代很关键的解释与理解的问题。     
  德里达对这句话的回答是一个问题,理解的前提条件是一种不断扩张的和睦关系还是“一种和睦关系的中断,一种中断的和睦关系,对所有交往的终止”。

    
  这里面伽达默尔好像主张解释学意义上理解场景连续扩大,而德里达解构主义认为理解是不连续的重新建构。

  伽达默尔的观点通俗一点说就是,对一个人的思想我是否能够彻底理解,即使现在还没有完成理解将来也不会完成理解,但被理解物背后存在支配性的东西支配理解过程。

    
  伽达默尔在德法论战中举海德格尔花几十年逐渐理解尼采作为例子。但我说他的例子非常不恰当,因为海理解的你才是非常错误的,很教条。这一点看起来很像形而上学思维。

  
  德里达的解构的理解方式采用例外一种模式,“部分通过无限的转喻而对被理解的整体加以涵盖”。我在德里达的原话里加了词以便于理解。

  更通俗一点,这完全是我说的,因为大哲学家都不肯冒这个错误的风险。德里达的解构代表,我们头脑中有一个现成的理解结构,当加入新的内容时,这个结构就变了,也就是形成了一个新的结构,这不就是解构吗?既然不存在一个外在的支配理解的总体,那么游戏的理解方式就是我们唯一选择的。

    
  关键勘误,“这就是后现代一切都是问的精要了”问是文本,这要错了,就不通了。
    
  德里达在德法论战中还说“不要保护。让我们保护自己不受保护。
  不过,德里达理解方式,是一种没有保障的理解。
        
  伽达默尔的理解有一个解释学循环的帮助,他还强调误解在理解中的作用。
        
  其实,这就是后现代告诉我们的让人无奈的事情。伽达默尔无论怎么论证都不会影响真正的理解过程,既然没有保证客观理解的方法,那么论证有客观理解的可能,其实就是形而上学。既然两者是同样的理解行为,那么解构就是一个更谨慎的态度,这影响了现在的学术,使现在的学术处在全面的动摇计划之中。为什么会从文本的理解过渡研究社会的学术,这就是后现代一切都是文本的精要了,在这个原则下,关于文本讨论的理解话题就自然过渡到学术研究。

  
  德法论战表明了德里达关于解构与解释学的关系。结构几乎是德里达自己的。
    
  他的另一个支点是LOGOS中心主义批判,这个是后现代共享的。
  和反理性主义,反基础主义,反本质主义是一致的。反LOGOS中心主义在意义上几乎涵盖后面三种,所以德里达还是很聪明。
  
  心情好,再说两句,在以上三反中,反本质主义是核心,本质不被承认存在之后,知识的基础之说也不成立了,所以基础的基础的学说也就不被承认了;既然任何学说都不来自事务本质,那么理性的规划也就是胡说八道了,只能产生大屠杀。

    
  不过一定要注意,德里达解构的是社会结构.上面的解构是我根据皮亚杰的结构主义发挥的,用在德法论战里正合适.  

《伤感以后》——apaul

    看弟弟的blog,这篇写的不错,转过来,呵呵

 
也许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一段无法忘记的回忆...在心里某个角落静静扎根,挥之不去.当你触及它的时候,会痛的很伤心.很伤心.. 

  也许爱情是一部忧伤的童话  
    放弃一个很爱你的人,并不痛苦;  
    放弃一个你很爱的人,那才痛苦。  
      
    若是有缘,时间、空间都不是距离;  
    若是无缘,终是相聚也无法会意。  
      
    逃避,不一定躲得过;   
    面对,不一定最难过。      
    孤独,不一定不快乐;   
    得到,不一定能长久。     
    失去不一定不再拥有,   
    可能因为某个理由而伤心难过   
    但,你却能找个理由让自己快乐   
      
    爱,是一种感受,即使痛苦也会觉得幸福;   
    爱,是一种体会,即使心碎也会觉得甜蜜;   
    爱,是一种经历,即使破碎也会觉得美丽。。。  
     
    喜欢一个人,失去了,就像丢掉自己心爱的物品  
    虽然遗憾,但是不会痛  
    爱一个人,失去了,就会留下一个伤口  
    永远都会隐隐的痛……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zzz转

很久以前就读过陶渊明的《饮酒》,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那时候还在上学,也体会不出什么很特别的感受,只是听老师说这第五句很出名,于是就记住了整首诗。后来又多读了一点书,也在一些草长莺飞的时候见过悠悠然看山、徐徐行漫步的自然,便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美景多了许多憧憬。那时候虽然没有生活的压力,不过整日的学习、没完没了的考试也很让人受不了,读读这首诗,体味诗中恬淡悠闲的生活,便自然有了很多向往。到后来进了大学,一下子时间又全是自己的,中学时苦苦追求的自由仿佛全部得到了实现,好好享受生活还来不及,这些归隐的出世之句自然也就不读了。直到毕业把生活的压力放在肩上,又见识了无聊之无聊的工作,才又从脑袋里翻出这首诗来。再读的时候,却多了很多新感觉,这次最喜欢的是“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人在这世上总有很多无奈,我们困扰我们叫喊我们痛哭流涕,但命运还是无法改变,它就像时间的转盘,纵使我们花尽一切力量摇动钟表,它还是一如既往地走着,收走该拿走的,然后把该放下的放下。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开始觉得特别自由,看看社会这么大,还第一次有了自己赚回的薪水,不用完成无穷无尽的课题和作业,周末随便干点什么都可以,生活的乐趣仿佛一霎那全部展现在我们面前。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另一番苦涩,做不成大事业,每天总觉得都把时间花在无聊琐碎的事情上,想什么都不想,可鸡毛蒜皮的事情总是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也许是这城市太紧张,于是我们出行,背着行囊跑到山郊野外,可谁也不敢把手机关掉,生怕又有什么事发生;也许是五天工作太多,于是我们期待周末和假期,当每个周五来临,我们都欢欣鼓舞,到了周日下午,我们又不由自主被明天就要上班这个事实弄得烦闷不堪。不管在何时何地,我们的身上总像有一根线,连着内心仇恨痛骂的罪恶俗世。俗世既是是罪恶的,那我们就出世吧,慧剑斩情丝,可又有谁能真正砍断和这世界的血脉相连。

让我们读读那首《饮酒》吧,住在人多杂拥的闹市里,却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哗,这不正是我们企盼很久的境界吗,可这一切是如何达到的呢,心远地自偏!把心放宽,这世界就不堵了,心里端平了,在哪里都可以是位隐士。收够了喧闹的人都向往不问世事的隐士,可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要我说,真正的隐士隐在自己的心里。谁也不可能脱离这俗世,谁都要生老病死,谁都要经历这社会,即使你觅一块无人知道的宝地,以山野为朋,以鸟鹤为友,可毕竟还有朋有友啊,即使它们不能言语,可谁又能说得清这鸟鹤这山野是不是人化了的野物呢?真的隐士不挑地方,不挑际遇,若在江湖,就在江湖谋生,若处在庙堂,就在庙堂自处。这庙堂这江湖不过是心外的种种,保持一颗归隐的心,外物如何又有什么关系呢?如今也是这样,命运给了什么样的生活,我们就把它活下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谁说在闹市就不能归隐呢。闲暇时捧一壶香茶坐在窗边,看看远处的江水,看看窗外忙碌的世界,看看这亘古不变的太阳,这难道不也是修心吗?

也许写了这么多,却又是犯了忌讳,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这才是真正的隐士!